降电价撇下高耗能用以设立基金 煤炭退出机制浮出

日期: 2020-04-15 13:52 浏览次数 :

北京12月29日 - 中国国务院稍早提出设立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奖补资金,以加大力度化解过剩产能。据21世纪经济报道周二报导,该专项资金首期规模可能在300亿元人民币,主要用于退出过剩行业员工社保安置,推动“僵尸企业”退出。

过剩产能不能不去,煤炭业也不能不救,怎样两全考验着政府的执政智慧。 近日,有工信部消息人士透露,1月1日起政府正式下调燃煤发电上网电价以及一般工商业销售电价,但并没有调整高耗能等大工业的销售电价,由此多出来的利润设立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资金,支持地方在淘汰煤炭、钢铁行业落后产能中安置下岗失业人员等。该专项资金首期规模可能在300亿元人民币,主要用于退出过剩行业员工社保安置,推动僵尸企业退出。这意味着煤炭退出机制正在逐渐推进。而最新消息称,国家能源局发布的煤炭行业淘汰落后产能的工作计划要求2016年力争淘汰落后煤炭产能6000万吨,未来三年内暂停新建煤矿项目审批。 专项资金支持煤炭业退出 新年伊始,煤炭业将获得300亿元专项资金的消息就不胫而走。 上述消息尽管尚未获得官方证实,但近日政府对煤炭行业的高度关注无不透露着决策层正在为煤炭业退出出谋划策。 1月4日至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赴产煤第一大省山西考察。其中李克强前往山西焦煤集团官地矿视察并讲话指出,煤炭行业是山西的支柱产业,为我国工业体系建设作出重要贡献。当前煤炭行业正面临产能严重过剩、价格大幅下跌等问题,处于历史上少有的困难时期。煤矿企业从业人员多、历史包袱重,要根据市场需要,主动压产减量,严控新增产能,同时通过创新拓展发展空间,促进富余职工转岗就业,政府也要多措并举创造环境。他要求随行的有关部门尽快拿出规范煤炭市场、降低企业成本的举措,共同努力让煤炭行业闯过严冬、打开新局面。市场解读上述发言认为,我国煤炭行业去产能、整合速度有望加快,煤炭退出机制将进一步推进。 事实上,2015年12月23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下调全国燃煤发电上网电价,旨在减轻企业负担,促进结构优化。按照会议精神,降价金额将重点用于同幅度降低一般工商业销售电价、支持燃煤电厂超低排放改造和可再生能源发展,并设立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资金,支持地方在淘汰煤炭、钢铁行业落后产能中安置下岗失业人员等。 2015年12月30日,国家发改委网站正式发布了《关于降低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和一般工商业用电价格的通知》。《通知》明确,全国燃煤火电上网电价平均每千瓦时下调约3分钱,全国一般工商业销售电价平均每千瓦时下调约3分钱,大工业用电价格不作调整。同时,将居民生活和农业生产以外其他用电征收的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征收标准,提高到每千瓦时1.9分钱。 有煤炭业消息人士告诉记者,此次降电价并没有调整高耗能等大工业的销售电价,据悉,由此多出来的利润将设立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资金,支持地方在淘汰煤炭、钢铁行业落后产能中安置下岗失业人员等。该专项资金首期规模可能在300亿元人民币,主要用于退出过剩行业员工社保安置,推动僵尸企业退出。另有工信部人士透露,本次专项资金采用首期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资金的名称,显然表明国家还会有陆续的资金支持政策出台,用于去产能和清理僵尸企业的人员安排。这也意味着煤炭退出机制正在逐渐推进。 2015年11月17日,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副会长姜智敏称已经配合有关部门开展了建立煤矿退出机制的研究,并形成了政策建议初稿,但是并没有透露政策建议的具体内容。 煤炭业需 舍卒保车 事实上,与国内36亿吨左右的煤炭消费总量相比,当前全国煤炭产能已经达到40亿45亿吨,如果不能有效地淘汰落后产能,煤炭行业将整体陷在亏损泥沼中难以自拔。 煤炭价格连续几年断崖式下跌,甚至跌破成本价,导致全行业陷入全面亏损,早已经引起各级政府的高度关注。最近几年,由国家发改委牵头的煤炭行业脱困联席会议已召开近50次,并出台了打击非法生产、超能力生产、提高进口煤进入门槛等一系列政策缓解国内煤炭行业压力。 近期召开的2016年全国能源工作会议上也再次明确,2016年将加强煤炭产业调控,努力化解煤炭过剩产能,加快淘汰落后产能,科学规划煤炭开发布局。 由于需求疲软和激烈的价格竞争,2015年煤价大幅下跌。例如,2015年以来秦皇岛5500大卡动力煤价格下跌160元/吨至364元/吨,降幅31%。根据现行煤电联动机制,从2016年1月1日起上网电价平均将下调0.03元/千瓦时。事实上,自10月23日上网电价刚传出下调消息以来至12月18日,H股股价已下跌17%,是2015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负面影响已体现在价格中。中银国际证券分析师刘志成称,2015年山西优混煤均价为412元/吨,比我们的预测低3%。我们将重新调整2016-2017年煤价预测,并可能会相应下调煤炭公司的盈利预测。 煤炭专家李朝林则告诉记者,煤炭业不是没有出路,去掉落后产能舍卒保车已是在所难免。不过李朝林同时指出,去落后产能并不一定就是一味地让大煤矿兼并小煤矿,大煤矿下面也有落后产能、僵尸企业,小煤矿也有节能增效发展的好的,建立煤炭退出机制的同时也应该让煤炭企业在市场竞争中自我淘汰。 煤炭行业分析师邓舜则预测,2016年,煤炭行业企业倒闭,兼并重组等事件将明显增多,部分此前靠地方政府和银行输血的僵尸企业将会倒闭,而中大型煤炭企业之间的兼并重组将增多,煤炭行业集中度将进一步提高。而落后产能的退出以及行业集中度的提高,将有利于日后行业的健康发展。 因为煤炭企业不少都是地方国有企业,本身历史包袱就很重,煤价高企时经营无忧,甚至将赚来的钱肆意挥霍,不用于节能增效,却用来乱建豪华办公区以及胡乱跨界投资的不在少数,但一旦煤价走跌便毫无抗跌能力,只能坐以待毙,苦苦支撑着等待政府支援。北京创高助新会计师事务所负责人黄华认为,对待这类僵尸企业,应必须毫不留情地对其进行兼并重组,去掉这些过剩产能,以腾出更宝贵的实物资源、信贷资源和市场空间。

大发888在线娱乐,dafabet客户端,报导援引行业人士称,对于上述专项资金的来源,在火电上网价格调低后,高耗能行业的销售电价没有调整,这部分多出来的利润,将设立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资金。

上周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表示,下调燃煤发电上网电价金额将重点用于支持燃煤电厂超低排放改造和可再生能源发展,并设立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资金,支持地方在淘汰煤炭、钢铁行业落后产能中安置下岗失业人员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