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佳:有效推动经济“脱虚向实”

日期: 2020-03-23 02:26 浏览次数 :

日前,央行、银监会、证监会和保监会密集发声,出台了一系列监管政策,直指三大“要害”。除了严防加杠杆炒作、加强“穿透式监管”外,其中如何减少资金空转套利,防止资金脱实向虚,引导其进入实体经济成为要处理解决的“要害”之一。

为资金“脱虚向实”叫好——看信贷资金如何流动

“脱实向虚”是近年来降低我国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效率、提高金融风险的主要成因,应通过相关政策切实帮助企业降低成本、提高实体经济的投资需求、降低实体经济获取资金难度以及提高生产率等方面推动经济“脱虚向实”。

近年来,信贷资金进入股市,或在银行同业之间“空转”,资金进入房地产市场推升房地产泡沫加剧,部分上市公司将再融资募集来的资金用于购买银行理财产品或炒概念等,被认为是资金脱实向虚的现象。

一系列数据表明,资金“脱虚向实”迹象正在显现。

“脱实向虚”的主要成因

今年以来,货币政策保持稳健中性。为避免流动性过多推升泡沫,货币政策没有“大水漫灌”,而是灵活利用长短期货币政策工具,如中期借贷便利、常备借贷便利等,在公开市场“锁短放长”,并将表外理财纳入MPA广义信贷范围,压缩资金在同业之间“空转”的空间,缩短信贷资金进入实体经济的链条。

“脱虚向实”是针对“脱实向虚”而言的。近几年来,金融市场高杠杆现象较多,信贷资金进入股市,或者在银行同业之间“空转”导致资金杠杆高且链条长,以及绕道进入房地产市场推升房地产泡沫等都被认为是资金“脱实向虚”的现象。

“脱实向虚”是近年来降低我国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效率、提高金融风险的主要成因,主要表现在资金过度流入资产价格部门且实体部门所获资金占比减少,企业家投资实体经济的意愿下降,大量资金进入房地产和其他资产投机领域,资产泡沫愈演愈烈,部分货币资金在银行金融体系内部空转,相互买卖,交易费用层层加码,客观上增加了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经济体系整体负债率快速提高。资金“脱实向虚”的直接原因是房地产等资产价格部门的投资回报率远超实体部门,导致资金流向投资收益更高的资产价格部门,而其背后的深层次原因包括以下几点。

银行业服务实体经济水平得到进一步提升。银监会召开的一季度经济金融形势分析会要求,银行业系统要深刻认识金融与实体经济同生共荣的本质,以支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以体制机制改革创新为抓手,持续改进金融服务。大力支持“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切实发挥好债委会作用,确保成员银行一致行动,避免“一刀切”抽贷断贷。要牢牢把握住房的居住属性,支持居民自住和进城人员购房需求。加大不良贷款处置力度,按照市场化、法治化原则开展债转股。

2月14日发布的金融数据表明,“脱实向虚”现象得到改善。1月金融数据中,企业中长期贷款大幅增加,社会融资规模增量更达到3.74万亿元,既反映出近期经济企稳、实体经济贷款需求回升,又凸显出金融对实体经济支持力度进一步加强。

第一,从房地产市场看,前些年外汇占款被动释放流动性以及为了应对经济下行压力而采取的宽松货币政策所导致的流动性过剩、国内投资渠道有限以及城镇化等因素使房地产市场的自住需求和投机需求旺盛,而一二线城市土地供给不足等因素限制了房地产供给,一些地方政府对土地财政的依赖性较强也使得地方政府有较强动力推动房地产业的发展,多方因素共同作用使房地产价格易涨难跌。期间曾多次加强的针对房地产市场的宏观调控政策也因为经济放缓或政府去库存等原因而重新放松,使得房价的上升趋势始终没有得到有效控制。

与此同时,针对薄弱领域和关键环节的金融服务水平也在提升。持续深化普惠金融机制改革,进一步提高金融服务的覆盖率、可得性和满意度,鼓励大中型商业银行建立普惠金融事业部。提升金融精准扶贫效率,发挥好政策性开发性金融作用,强化农村信用社服务“三农”功能,创新产业扶贫、易地搬迁扶贫等授信服务和融资模式,拓宽金融扶贫的覆盖面。积极满足重点领域金融需求,支持“一带一路”建设、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等国家重点战略,有力有序对接河北雄安新区建设。

然而,本着早放贷早收益的原则,银行一般在每年1月有“冲业绩”的冲动,1月也是信贷增长的大月。因此,单看月度数据可能并不够。观察资金流动的变化需要从更长时间着眼。从近半年的数据来看,狭义货币M1和广义货币M2的“剪刀差”连续收窄,今年1月已经是第七个月收窄。

第二,从实体经济看,国际金融危机以来受到的外部经济冲击、经济增速回落、房地产、劳动力及融资成本的高企、债务和税费负担较重等因素共同作用导致了实体经济利润率不断下降。由此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炒作房地产及购买理财产品、股票等,或将信贷资金转贷给房地产等企业赚取资金差价,这种情况使得较为宽松的货币、信贷条件难以拉动有效的经济增长,反而可能进一步推动“脱实向虚”。

作为企业直接融资的重要渠道,资本市场也在发力。一方面,证监会抓住市场时机,推动新股发行常态化,扩大直接融资规模。规范上市公司再融资行为,禁止募集资金用于类金融业务,限制募集资金用于偿还银行贷款和补充流动资金,对上市公司忽悠式融资、跟风式融资严格监管。另一方面,围绕“三去一降一补”五大重点任务,支持更多优质企业、创新企业、国家政策扶持企业发行上市,引导社会资金“脱虚向实”,构建资本市场服务实体经济的长效机制。

M1与M2“剪刀差”是去年以来市场关注的焦点之一。去年,M1与M2“剪刀差”一度创下新高,说明企业在获得资金后,往往选择存进银行,而不去投资和使用,导致M1迅速上升,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经济下行压力下,企业投资意愿下降。而近半年多来,M1、M2“剪刀差”的收窄则反映出企业的活期存款在快速减少,企业投融资活动活跃,资金出现“脱虚向实”的迹象,是积极向好的信号。

第三,从金融体系看,2010年之后中国影子银行体系快速发展,2010年—2013年商业银行主要通过与非银行金融机构进行银信合作、银保合作等,投资于非标准化债权资产,2013年监管层连续出台了8号文和127号文限制银行理财投资于非标准化债权资产之后,商业银行逐步开始通过同业存单和同业理财募集资金,并通过非银行金融机构的委外业务投资于非标准化债权资产和标准化债权资产。在上述过程中,商业银行通过加长链条和放大杠杆不断进行空转套利和监管套利,使得部分资金淤积在金融机构内部没有服务于实体经济;部分资金由于链条拉长虽最终进入实体经济但是提高了资金成本;部分资金投向了存在国家隐性担保的地方融资平台、国有“僵尸企业”以及容易产生资产价格泡沫的房地产企业、资本市场等。资产价格泡沫进一步被推升,金融机构杠杆率不断提高,资本充足率无法准确度量商业银行的风险,金融系统性风险不断加大,金融服务于实体经济的能力也不断减弱。

为切实防范行业风险,保监会副主席黄洪近日称,保监会还将继续提高大病保险承办质量和统筹层次,做好保险扶贫,抓好税优健康险和养老险服务,进一步提升保险业服务经济社会大局的水平。

这些现象,与去年以来一系列防范金融风险、去杠杆、抑制泡沫的政策效果逐步显现有关。

上述前两个原因就可以形成资金“脱实向虚”的恶性循环:房地产等资产泡沫推高了企业的生产用房成本和劳动力成本,侵蚀了实体投资回报,实体投资转化为虚拟投机进一步催生了资产泡沫,不断膨胀的资产泡沫又进一步降低了实体投资回报。而第三个原因即金融机构的行为在这一恶性循环过程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这种局面的形成,即有经济政策和经济周期因素,也有我国内部的结构性矛盾、体制机制问题,致使“脱实向虚”现象难以真正有效改善。